跑過裂谷  

闔上試讀本的最後一頁,我雙手捧著書本,
感受著書本的重量,還有吸附在紙張裡,滿滿的沉重情感。
這是參加了這麼多試讀活動,第一次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。
活著,真好。

看著出版社提供的書籍簡介,先入為主的認為它應該是類似《怒海潛將》那種,
黑人主角歷經千辛萬苦後,終於嚐到成功果實的老套公式。
前半本書的閱讀速度,大概是該做的事都做完,要打發時間時拿來翻著,
一直到主角心裡感覺災難即將降臨,覺得這事件似乎很大,才上網找了資料,
發現以前有部電影《盧安達飯店》,也在紀錄相同的史實。

盧安達(Rwanda)是非洲的一個小國,在非洲的中央,大概和台灣差不多大,很靠近赤道。
它的南部是蒲隆地(Burundi),也是和盧安達差不多大的小國,
這兩個國家四周被面積大他們很多的國家包圍著,從地圖上看起來感覺很渺小。

「圖西族是尼羅河流域的居民:身材高瘦,臉型細長,五官標誌。
他們帶著牛群而來,捨農業而以畜牧維生。
胡圖族是班圖部落的一支,世代務農,身高較矮、身形較寬、力量較大,
較適合從事一年到頭辛勤勞作的農業工作。
這兩群人都到同一塊土地定居,那地方原本稱為「盧安達—烏隆地」,
後來分為蒲隆地和盧安達這兩個國家。
特瓦族是一個身材瘦小的民族,一直在森林裡以狩獵和採集維生,
直到森林地逐年縮減,野獸數量也愈形稀少。(P211)」

以下是引用wiki資料(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8%92%B2%E9%9A%86%E5%9C%B0)
「蒲隆地境內有兩大主要民族,
為數約只有一成半的圖西人(Tutsi)自16世紀以來就一直擁有該國的統治權,
控制著主要是由胡圖人(Hutu)組成的平民百姓,
再加上非常稀少的原住民特瓦人(Twa)。
這種少數民族佔高位的不正常社會結構埋下國家不穩定的惡種」

依照種族的特性,可以簡單的把圖西族跟胡圖族的畜牧與農業關係,
簡單對應到遊牧的滿人與務農的漢人,馬上可以體會這種組成。
正好也是遊牧的少數人掌握著務農的大多數人的政治利益。

作者用很淺白的文字,敘述一個自幼具有跑步天份的男孩—尚派翠克周遭的故事。
藉由這個勵志參賽奧運男孩的視角,帶領讀者進入盧安達這個純樸,充滿人情味的地方。
透過跑步訓練的過程,把理想、政治、親情、愛情等元素串起。
不得不佩服作者對於情感中細膩的互動描寫入木三分,
很自然的把初識時的朝思暮想、交往時的相互吸引、大難來時糾結抉擇、
遭遇無常後的自我保護,一一呈現,讓人不自覺的會產生共鳴。

忘了是誰說過類似的話,悲劇就是把辛辛苦苦建立的喜劇一口氣打破。
當總統遇刺的消息透過電台放送出來,高層控制著軍隊和媒體進行針對性屠殺,
整個國家的秩序就在一夜之間崩解。
暴民所經之處,即是死亡氣息蔓延之處。
名字地址被電台播放,未審就被判了死刑,無須理由。
白色恐怖氣氛就這樣壟罩著整個盧安達。

感謝上天,我們出生在政局穩定的環境。

也希望政治高層,別為了個人政治利益煽動族群對立。
點火容易,滅火難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綺溜屋史

數星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