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心策劃一場火      

每個想掩飾犯行的殺人犯都妄想著完美犯罪。

非壽終正寢的死亡有三種:自殺、意外、他殺。
想要誤導辦案,會將現場偽裝成自殺或意外,
無法完全排除他殺嫌疑的時候,
製造不在場證明也可以幫助兇手逃離法網制裁。

刑警的職責就是要在看似無疑的佈置下,發掘出被隱藏的真相。
探索被兇手刻意遺留的線索,只會中了兇手早已佈下的詭計。
如果能讓死者回魂,就能夠說出死前一刻所發生的事情。
而法醫,就是這個可以讓屍體開口說話的角色。

醫學的使命,在於幫助每一條活著的人命。
但是法醫學卻不同。醫師專注於治療活著的病患,
不過一旦天人永隔,就脫離了醫師範圍。成為屍體。

法醫學是一門研究屍體的學問。」(P306)

閱讀偵探推理小說的樂趣,
在於跟隨著文中偵辦的刑警一步一腳印的探訪,
尋找物證口供間的關聯性,
試圖建立一個合理的犯罪手法。

就這麼一頭栽入刑警撒出的偵辦網路中,
一邊閱讀一邊手記著簡單的人物關係圖。
直到距離書底只剩六分之一的厚度,
偵辦的進度還只停留在疑似他殺,
但沒有任何人有嫌疑的謎團中打轉。

似乎是個完美犯罪。

您還是覺得有什麼蹊蹺嗎?
是啊,不過我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。」(P123)

當所有跡證都無法找出嫌疑犯,
刑警的直覺,就成為雲霧中的一絲光明,
引導著問案的方向,展開事件人的生活型態,
融入對方的情境中,再設身處地的摸索可能的犯意。

跳躍性的猜測,唯一可用的推論基石,
就是透過法醫翻譯,屍體所講出來的話。

這是日本法醫界第一人上野正彥,
擔任法醫超過57年,相驗超過15,000具以上屍體後,
與作者合作推出的第一部推理作品。

如果,追查中所拼湊事件人的過往遭遇,
能讓人推斷出事件人的犯意。
是否,會讓人慶幸,並不是自己遇上了那樣的命運。
是否,這樣的罪行,其實也是情有可原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數星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